儿歌里的法律故事:〈小毛驴〉、〈泼水歌〉、〈泥娃娃〉

时间:2020-01-08 作者:

 

人生到了某个阶段,会从本来的流行音乐转变成听儿童音乐,以前都是在台下当乐迷尖叫,现在则是看着台上的尖叫表演。最近发觉有些儿歌歌词隐含着深奥的法律思想,跟大家分享一下。

首先是〈小毛驴〉。

全部的歌词很简单:「我有一只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有一天我心血来潮骑着去赶集,我手里拿着小皮鞭我心里正得意,不知怎幺哗啦啦啦我绊了一身泥。」

对于歌词中「我手里拿着小皮鞭我心里正得意」这句话总感觉怪怪的,不自觉的让我联想到《动物保护法》第6条「任何人不得骚扰、虐待或伤害动物。」违反者可能有刑事责任,所以请大家一定要爱护动物。

第二首歌则是〈泼水歌〉。

我们仅撷取部分歌词来看:「昨天我打从你门前过,你正提着水桶往外泼,泼在我的皮鞋上,路上的行人笑的呵呵呵,你什幺话也没有对我说,你只是瞇着眼睛望着我。」

大家知道刻意泼水到别人的皮鞋可能触犯什幺罪名吗?

想来想去,最有可能的罪名是毁损罪。至于泼完水以后还瞇着眼睛没有道歉,则是会被解释为犯后态度不佳,成为量刑加重因素。不过各位放心,毁损罪只处罚故意犯,对于过失毁损的人不予以处罚,至多只有民事赔偿问题。

最后一首只能说令人惊艳,我个人认为绝对有潜力列入年度好儿歌之首。大家猜到哪一首了吗?答案是〈泥娃娃〉。

由于这首相当特别,必须提供全部的歌词给大家。「泥娃娃,泥娃娃,一个泥娃娃,她有那眉毛,也有那眼睛,眼睛不会眨。泥娃娃,泥娃娃,一个泥娃娃,她有那鼻子,也有那嘴巴,嘴巴不说话。她是个假娃娃,不是个真娃娃,她没有亲爱的妈妈,也没有爸爸。泥娃娃,泥娃娃,一个泥娃娃,我做她妈妈,我做她爸爸,永远爱着她。」

这首歌存在历史已久,大约在我上一辈的人就已经听过了,推估应该有将近50年左右的历史。好像大多数人都只觉得这首歌很恐怖,但我觉得焦点放错了,都没有理解作词者的用心。

再看一次歌词,尤其是结尾前的那几句「我做她妈妈,我做她爸爸,永远爱着她。」各位发现了吗?这是多幺纯真的小孩思想,可以当爸爸也可以当妈妈,重点是心中要有爱,而且永远爱着她,人家50年前就写给小孩子听了,根本就是婚姻平权的急先锋。,那些反对婚姻平权的人如果没听过,想必是童年过得有点黯淡吧!

所以听儿歌,真的也可以学法律。〈小毛驴〉告诉我们要爱护动物,〈泼水歌〉让我们了解毁损罪不处罚过失,〈泥娃娃〉则是验证反对婚姻平权的人,童年生活过得应该不是很充实,请给他们多一点体谅。

延伸阅读在台湾,损坏国旗会有什幺法律责任?如何对待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反映台湾人的动物观

 

围观: 826次 |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