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时报社论两项假处分裁定所透露的问题

时间:2019-12-03 作者:

 

在两个引起社会舆论注目的案件中,台北地方法院资深法官郑丽燕日前接连做出两个假处分。一个假处分,应东森得易购的声请,禁止东森国际暂时不得在卅三家系统业者的频道描出U-life购物节目;另一个假处分,则是应公视代理董事长声请,禁止陈世敏等八位董事以董事身分以各种方式为有损公视名誉、经营或营运之行为,亦不得为任何妨碍、干扰或阻止之行为。两个假处分裁定所设之限制,均影响广泛,也让社会见识到法官行使假处分裁定权力之威力。 

   两假处分裁定的当事人,均已不服裁定而向上级法院提出抗告。我们不拟针对个案评论其是非,但要从这两个案例来检视假处分制度背后司法权运作的基本规範究竟何在。 

   什幺是假处分?恐怕不是一般人答得上来的问题。假处分是诉讼程序完成前的一种保全程序,用来保护请求法院判命被告为一定行为的原告,在法院做出终局判决前,不会因为被告的行为造成其权利难以实现的状态。换句话说,假处分是由法院着眼于诉讼程序进行期间,所做的一种冻结权利义务关係状态之决定,以免法院判决确定时,因为距离诉讼开始时间过久而形成时过境迁,对当事人发生失去意义的遗憾。 

   假处分为两种,一是确保强制执行的假处分,例如原告请求被告给付某一栋房屋,法院以假处分禁止被告在判决确定前将房屋让售他人。一是定暂时状态的假处分,例如原告请求被告使用其专利技术製造产品,法院以假处分禁止被告在判决确定前暂时不得使用该项技术生产商品。后一种假处分,法界称为满足性假处分,一旦发给,原告的请求已经暂时获得满足,甚至有人戏称为「真处分」,道理在此。日前台北地院郑法官所做的两个假处分,性质上都属于满足性假处分。 

   满足性假处分,虽然只是让原告在诉讼的过程中暂时得到满足,但是一旦发给,就让原告几乎已经得到类似胜诉的效果。理论上法院最后的判决虽未必一定要与假处分的内容一致,但是那样往往显示法院的假处分过早指向不利胜诉方的决定,容易引起很大的争议,因此法院要做出不同的终局裁判,可能相当为难。所以,通常法院在裁发满足性的假处分之前,都会十分谨慎,避免让法院日后陷入进退维谷的局面,形成违反公平正义的后果。 

   法院裁发满足性的假处分,几乎是在很早的时间就预告日后裁判的内容,因此是一种极大的权力。一方面固然不能因为权力过大,即使遇有必要也一概不予动用;另一方面则应该知道对于当事人权益,甚或公益影响甚大,不能草率,而必须经过正当法律程序的周延思考。现行民事诉讼法规定法院在为满足性假处分之前,原则上必须给予双方当事人陈述的机会,以避只因声请方的请求即轻率裁定,造成偏听;法律甚至为了给予法院充分的思考时间,七年前还修法规定法院可以在做成满足性假处分之前,做出七天的紧急处置,以便法院可以在这七至十日的紧急处置期间内,听取当事人双方辩论是否应该发给假处分,以及是否要求声请人提供担保才为假处分,担保的金额应该多少才能公平保障双方当事人的权益。但是新的规定有无普遍进入法官心中,有待观察。 

   裁发假处分应该符合正当法律程序,是宪法的要求。法院裁发假处分,是用司法权力限制当事人,也应该顾及宪法的要求,如果假处分的内容涉及当事人的宪法上权利,例如法院以假处分禁止当事人出国旅行,或是限制当事人公开发表意见,都应该要充分思考宪法保障人权的意旨,符合比例原则,不能过度。例如公视董事因身分争议暂时受限行使董事职务是一回事;法院不许以董事身分对外发言,是另一回事。后者显然涉及宪法言论自由的限制,在公共电视事务上做成这样的假处分,引人侧目,产生噤蝉疑虑,其来有自。 

   资深的法官,在极短的时间内连做两起社会影响重大的假处分,有无充分思考,应否先为紧急处置已否践行正当程序,是否符合宪法比例原则,是否高度自信而过于大胆,是否偏听轻率,是否需否加强在职教育等,希望都能在续行的司法程序中,找到令人信服的答案。

 

围观: 308次 |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