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环球时报社评中国自信有充分历史和现实理由

时间:2019-12-09 作者:

 

大陆环球时报12日社评如下:

 中国的发展速度在换档,从高速增长变为中高速增长。

 最近一个时期西方主流媒体上唱衰中国的声音变得频繁起来,它们大多抓住中国经济下行压力这个焦点,强调中国面临严重经济乃至政治危机,进而宣扬中国“即将崩溃”。这些声音通过种种管道渗透进中国社会,有可能对部分国人的信心造成削弱。

 中国的确面临不小的经济下行压力,但这是否意味着中国“不行了”呢?此外,应如何定义中国的“行”或“不行”呢?

 中国发展的参照系非常複杂,但大体说来有纵向及横向两大方面。纵向来说,中国的发展速度在换档,从高速增长变为中高速增长。这种变化是中国经济总量登上十万亿美元级别时发生的。

遮罩此推广内容 没有永远高速增长的经济体,这一点全世界都明白,但中国告别两位数增长,仍被一些人看成是“政治问题”。需要指出,这种看法是逻辑混乱和不自信的。 

 中国总体上处在新中国60多年的最好时期。我们经历过战争、灾荒、紧缺经济、政治动荡等各种严重问题和灾难,类似的迫切威胁今天都没有。今天中国从调结构到反腐败的经济、政治目标都是“改善型”和“励志型”的,是我们建设更美好生活的自我加码,而不是中国已经混不下去情况下的“背水一战”。 

 中国长期没有出现严重危机,我们对自己的承受力多少有些“没底”。社会习惯了稳定,对各种不稳定因素高度警惕,不断想像。西方舆论时而大夸中国,时而预言这个国家不堪一击。由于只有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準,中国到底多坚韧,或者多脆弱,只能由时间来证明。 

 但是一个简单的道理是,中国有过那幺严重的危机,都闯过去了。当这个国家变得空前强大时,它有什幺理由比过去更脆弱呢? 

 再来横向看。目前全球都面临“治理危机”,大国可谓一家一本难念的经。从西方发达国家到新兴经济体,中国调整后的经济增长率仍是主要国家中最高的。中国政府的调控资源和能力也是其中最强的。美、俄、欧洲都经历过严重金融危机,印度的发展比中国落下一大截,那些国家都“挺过来”了,并保持着各自的骄傲。凭什幺中国应当是“最有崩溃危险”的那一个? 

 一个事实是,中国社会对未来的期待很高,我们生活在高速发展的惯性中,对稍微慢下来充满了敏感。但这应当是中国的优势,而不应成为我们的负担。 

 中国连续几十年在全球发展中做了突出的优等生,我们深知不进则退的道理,保持着持久的危机感,力争今后也做得很好。但中国毕竟不是“发展之神”,我们有弱点和局限,我们需要接受未来的某些曲折,不妄自菲薄,而是集中精力构建克服新问题的能力。 

 中国的全面深化改革是对安逸的主动放弃。我们在调动自己的“野性”,逼自己敢拼,敢面对挫折,我们在做新的开创,而不是坐在前人为我们创造的惯性上。 

 实际上这些年还是有不少意外和变数的,比如新疆暴恐事件相对集中爆发,邻避效应造成重大公共事件等等,这在过去都不可思议。但它们来了也就来了,中国并没有被绊倒,国家和社会的承受力在一轮轮增强。 

 只要中国目标明确,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路线保持稳定,我们前进就是挡不住的大趋势。出现问题往往是拓展这个国家承受力的契机,带来我们对国家稳定的新思考和新认识。我们常说中国有巨大潜力,潜力不仅是资源、机会,它还包含着我们消化各种问题及危机的弹性和韧性。

 

围观: 585次 | 责任编辑: